元末称雄 第五百一十六 末路(大结局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    金陵城国公府内,修建有一处高高的望楼。

    往常在闲来无事的时候,朱元璋总喜欢登上这处望楼,由此俯看金陵城六朝古都的繁华锦绣。

    有人说,“世间每一个开国的帝王,都有着世界最为强烈的征服欲”。这句话或许不一定对,但朱元璋却实是如此。

    每当登上高楼,凭栏远眺,望着远方那起起伏伏的秀美江山,朱元璋都忍不住心情激荡,仿佛自己就是那天地之间的神灵,掌控一切,主宰一切。

    可今日,再凭栏远眺,朱元璋那永远都充斥着无穷斗志的心脏,却是不由心若死灰。

    到最后还是没有什么奇迹发生,或许就像别人说的那般,天命并没有加持在他的身上。亦或许,天下根本就不曾有什么所谓的天命,他也好,张世华也好,不过都是一个在乱世中趁势而起的“凡人”。

    远处的烽火映入眼帘,城门破碎,黑色的浪潮涌入城中,他独自立在高楼上眺望着这一切,脑海中却是开始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他这样年来的戎马生涯,他在亳州受到赏识讨得新妇的欢喜,以及在乱世之中的挣扎求生,和那最不愿意回想的惨淡童年。

    这一幕幕,纷纷在他的脑海之中涌现。最后,他不由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这一生活的至少足够精彩。他像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经历过世间最惨痛的一切,而后又成功的扭转了自己的命运,成为了一地诸侯。此生,对他来讲,却是没有白来。

    所以他大笑,即便他很快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但觉得自己至少能当得上英雄二字,即便死了,史书上也当会给自己留下一个小小的角落,让后人知道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至少没有像他的父亲那般,来了,走了。世间都不知有这个人,不知他的名字,宛若地上的泥土,卑微至极。

    他笑,直到熟悉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,一个女人走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至此,他终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神情中露出了落寞,“我真的是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转身,看着那个容貌长得并没有多么秀美的女人,他脸上的哀伤不由越发浓郁。

    这是他唯一在乎的女人,回想起夫妻间相互扶持的一幕幕,朱元璋的眼睛不禁湿了,泪水从其中留下,再不见往日的半点豪情。

    拿起手绢,温柔的为自己的丈夫擦去眼角的泪水,“我听人说,夫妻本就是该共患难同生死的两个人。我们本就是一体,又何来的什么对得起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朱元璋闻言惨淡一笑,于脸上强挤出了一抹笑容。然后他不由抱住这个女人,将其涌入了怀中,“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”。他说,也没有再问自己的三个儿子如何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抱着她,静静的立于阁楼上凭栏远眺。他爱这个女人,但却不会说情话。可两人之间又何曾需要哪些苍白的言辞,拥着她,眺望家乡的方向,烈焰也终不由一点点的在脚下盛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王,我们找到了朱……吴国公夫妇,让府中仆人确认身份,该是夫妻二人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了”张世华说。

    接着,他不由长叹了一口气,心中却还是不禁有种挥之不去的沉闷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乃是一个国家的英雄,好好收敛他们夫妻的尸首,以公侯之礼埋葬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士卒领命退下,可紧接着却有走进了一人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王,好叫大王知晓,半个时辰前,小人等于城北发现了一辆马车,找到了藏匿在车中的吴国公三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哈哈,好,好。”张世华听到这话,终是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,“传令,好好安置他们。绝对不可让着三个孩子出事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士卒闻言,不敢耽误,凛然称是。

    而后,张世华看着缓步退出了营帐的士卒,心头的那种沉闷,终于得以为之一轻。

    “我会好好对待你的儿子们,我曾向你许诺的万户侯,将由他们三人继承。至少,不会让你断了香火祭祀。”

    眺望着金陵城,张世华轻声说着,却仿佛是在自己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正十九年,八月。太祖兵克金陵,元璋拒不受降,与妻马氏与府中西阁楼**而死。然太祖仁厚,爱其才,尽封其三子为候。其长子朱标,受封凤阳候,食邑四千户;次子朱樉,受封太平候,食邑三千户;季子朱棡,受封淳安候,食邑亦三千户。三子之侯皆世袭罔替,仁德之昭然,古之未有也。

    同年九月,太祖传檄浙东张士诚。士诚深知德不如太祖,威亦不如太祖,随引众归降。江浙大定,太祖感念其深明大义,故册封其为徐国公,居京城,俸万石,邑万户。

    其后,太祖随遣将白希、明玉珍、周王张辉(张世辉避讳,去“世”字)等,征讨福建陈友定、平章燕只不华。仅三月,福建即为太祖所有。广粤等江南诸地见此,闻风而降,江南地虽为之大定。

    二十年,元月,祥瑞频现,百官上奏,皆劝太祖应顺天意,称皇帝。

    太祖起初不愿受,言:“吾闻帝贤者有也,今北方未定,鞑虏未平,吾不敢当帝位。”

    然群臣皆曰:“大王起微细,诛暴逆,平定江南,有功者皆受赏而为公侯。大王不尊号,皆疑不信。臣等以死守之。”

    太祖三让,不得已,曰:“诸君必以为便,便国家。”乃即皇帝位于江南,国号“夏”。

    夏元年,七月。太祖应天意、民心传檄中原,做《讨中原檄》,上书“驱逐鞑虏,兴复中华”,令国中众将,领大兵三十万,先取山东,撤彼屏蔽,移兵两河,破其籓篱,拔潼关而守之,扼其户槛。

    不两年,太祖兵临大都,元帝孛儿只斤·妥懽帖睦尔即北狩而去。大都即克,天下即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二十年年,北抵秃麻里(西伯利亚),南抵暹罗,西抵哈密力(哈密),东抵大海,幅员万里,皆属皇夏。四海八荒,文明之国,莫不朝拜。以至时人赞曰:“皇夏混一海宇,超三代而轶汉唐,际天极地,罔不臣妾。其西域之西,迤北之北,固远矣,而程途可计。若海外诸番,实为遐壤,皆捧琛执贽,重译来朝。尽显大国风范。”

    夏四十年,太祖居北宫,垂危之计,唤太子及重臣与榻前,述遗志,教太子,下遗诏,“朕膺天命四十年,忧危积心,日勤不怠,务有益于民。奈起自寒微,无古人之博知,好善恶恶,不及远矣。今得万物自然之理,其奚哀念之有。皇太子“熙”仁明孝友,天下归心,宜登大位。内外文武臣僚同心辅政,以安吾民。丧祭仪物,毋用金玉。墓陵山川因其故,毋改作。天下臣民,哭临三日,皆释服,毋妨嫁娶。诸王临国中,毋至京师。诸不在令中者,推此令从事。”

    及语罢,忽又对左右言:“吾之功业,可任由后人评也!”言罢,太祖屏蔽太子及群臣,不多时,太祖即驭龙宾天。

    ——《后夏史.太祖本纪》

    (笔趣阁 www.xbiqugetw.com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s://www.manchuheart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